徐志廉:音乐路上的追梦人 鄞州新闻网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顺达娱乐_顺达注册【平台登录】
阅读模式

     人物名片

  徐志廉,1956年出生,祖籍鄞州区五乡镇李家洋村,毕业于江苏省文艺学校和南京艺术学院,后在美国密苏里大学和堪萨斯大学获得管弦乐指挥专业硕士与博士学位。他曾师从列昂纳德 斯拉特金、陈佐煌等著名指挥家和指挥教育家,现为南京艺术学院指挥教授、南京艺术学院交响乐团指挥。

   记者 王莎 摄影 林银海

   家乡这些年的变化是成倍的,给我的欣喜也是成倍的。这欣喜的背后,让我更加期待家乡发展得更好,期待着家乡带来更多的惊喜。 11月11日,徐志廉从南京赶往鄞州参加首届天南海北鄞州人发展大会。他说,参加这次大会是一个近距离感受鄞州的机会,一个在外鄞州人助力家乡发展的机会。

   自幼展现音乐天赋

   音乐伴随我成长,不断挑战自己

  徐志廉的爷爷和父亲喜欢拉二胡,母亲歌唱得很好。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下,他自幼就展现出异于同龄人的音乐天赋。5岁时,徐志廉被母亲带到她工作的学校。闲暇时,徐志廉会给学生们拉二胡,台下常常响起阵阵掌声。

   大概就是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音乐。 虽已年过花甲,徐志廉依旧神采奕奕。他回忆道,11岁时,他参加了学校近50人的演出队,接触了除二胡以外的很多乐器,如板鼓、锣、大提琴, 在音乐的世界里,我感受着不同乐器带来的惊喜。音乐伴随我成长,让我不断挑战自己。

  1970年,14岁的徐志廉考上了由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师范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及江苏省戏曲学校联合组建的江苏省文艺学校。也就是从那时起,徐志廉开始系统学习音乐知识,专业学习大提琴,并开启了他的音乐生涯。

  1977年,徐志廉大提琴专业毕业,进入江苏省京剧团(现江苏省京剧院)工作。一年后,他来到江苏省歌舞团(现江苏省交响乐团),并对配器产生了浓厚兴趣,开始进行作曲。

   那时候,音乐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很多曲子需要有人来配。当时,歌舞团里的专业作曲家都很忙,我就想着尝试一下。 徐志廉回忆, 顺应时代的潮流,我拿着自己写的曲子参加比赛,获得了好几个奖。可是,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作出一首好的曲子需要很长时间,灵感来得太慢了。 此外,随着管弦乐团的成立,想要自己的曲子被演奏,徐志廉只能自己上台指挥。面对指挥这一相对陌生的领域,徐志廉没有犹豫,勇敢地接受了挑战。

  而让他真正走上指挥这条路的,是1979年10月29日~31日柏林爱乐乐团在北京的3场演出。徐志廉托朋友弄到演出门票,坐了一天一夜的绿皮火车,专门从南京到北京工人体育馆看演出。 柏林爱乐乐团是世界最顶尖的乐团。能现场观看这样一次演出,那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整整40年后,徐志廉仍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北京工人体育馆里搭起了一个巨大的音罩,这个超编制的交响乐团在指挥大师卡拉扬的指挥下,演奏了一首又一首令人震撼的经典作品。徐志廉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

   在聚光灯下的专业指挥令人兴奋、充满挑战,同时又是非常吸引人的一个位置。 徐志廉激动地说, 乐团里的所有人在指挥的引导下,如训练有素的 军队 整齐划一。如果不是现场感受,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乐器的声音可以被演奏得这么好听。听完3场交响乐后,我定了自己的目标,专业学指挥。

   漂洋过海学习最前沿音乐知识

   指挥让我追逐更好的自己

  上世纪80年代,徐志廉凭着不服输的韧劲以全额奖学金和优异成绩到美国密苏里大学学习管弦乐指挥专业硕士。

   指挥必须要有实践,指挥本身没有乐器,指挥的乐器就是一个交响乐团。 徐志廉说,指挥的作用是要在作曲家的意图上建立起自己的个性,还要使乐队的音质、音色以及风格别具一格。在美国求学的日子里,他必须要给自己找更多的机会去实践。

  1984年12月,28岁的徐志廉第一次上台指挥,演奏了贝多芬第二交响曲的一个乐章。而这短短十来分钟的指挥,他和乐队足足磨合了一个多月。在磨合中,乐队成员都尽可能给予徐志廉各种鼓励,让他不要紧张,并表示他的手势非常清楚。

   那是一个期末音乐会,也是一个公开的音乐会。 徐志廉说,自己第一次指挥近70人的乐团,临上台时,他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好在,徐志廉一直以来的勤奋刻苦打下了坚实基础,期末音乐会顺利完成。

  1986年,徐志廉硕士毕业。随后,他来到美国堪萨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徐志廉除了要和乐团合作外,还要准备博士资格考试。1996年9月,徐志廉获得了管弦乐指挥音乐艺术博士学位。

  徐志廉曾师从列昂纳德 斯拉特金、奥拓 沃纳-穆勒、冈瑟 舒勒、莫瑞 西德林、陈佐湟等著名指挥家和指挥教育家,并在美国耶鲁大学、加拿大德美佛杰音乐中心、奥地利维也纳音乐学院深造。

   音乐是文化交流的重要手段

   指挥艺术从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多年来,徐志廉指挥过保加利亚国家歌剧院、索菲亚 独奏者 室内乐团、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交响乐团、乌克兰莎帕罗奇国立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四川交响乐团、厦门爱乐乐团、中央音乐学院EOS乐团、美国洛杉矶华人交响乐团等。

  徐志廉的指挥曲目涵盖了现代的大量欧美经典作品以及许多优秀的中国管弦乐曲。同时,他指挥过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莫扎特的《安魂曲》《魔笛》《费加罗的婚礼》、伯恩斯坦的《坎第德》、帕赛尔的《狄朵与埃涅阿斯》、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等歌剧、芭蕾舞剧、交响合唱。

  徐志廉说,艺术本身就是一座桥梁,音乐更是一种无国界的特殊语言。他希望通过自己带领乐团演奏,促进中西文化交流,加深彼此的深层次了解。2008年,徐志廉回到南京,并在南京艺术学院任教。当时,南京艺术学院未设指挥专业,经过徐志廉4年的努力,指挥专业建了起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年轻时,有很多人帮助我,其中不乏大师的提携。 徐志廉说, 现在,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更多年轻人,让他们成为优秀的指挥家。

  总结自己的音乐生涯,徐志廉表示 指挥表演从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只有不断对自己提出更高要求,才能更好地与乐队合作,将乐曲所表达的内涵传递给他们,给观众带去完美的演绎。未来有合适的机会,他最希望的还是回到鄞州,将自己在音乐上的心得分享给更多的年轻人,引导、帮助他们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

  忘不掉的家乡味

   不管走到哪里,最好吃的还是家乡菜

  徐志廉的父亲14岁时便离开五乡碶,跟随亲戚前往上海当学徒。学成后,父亲在上海一家由宁波人创办的贸易公司学做生意。1949年,公司一分为二,一半留在上海,一半迁往南京,徐志廉的父亲和众多同仁移居南京。

   没过多久,我母亲就跟随父亲到了南京,我哥哥和我都出生在南京。 徐志廉回忆,由于父母工作繁忙,他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 两位老人只会说宁波话,所以我最先学会的也是宁波话。

  20余年在外的日子里,徐志廉每每遇到宁波人,说起宁波话,吃着自己做得不太地道的宁波菜,让漂泊已久的心得到了慰藉。在徐志廉记忆深处,他说最难忘的就是家乡味。由于徐志廉的奶奶只会做宁波菜,雪菜黄鱼、咸带鱼、醉泥螺、酒酿圆子等,都是难以忘记的味道。小时候过年,他一定要和奶奶一起揉糯米团,亲手做小圆子。

  上中学后,徐志廉的奶奶就回到了五乡碶。 没有了地道的家乡菜,有时候很是想念。 徐志廉说,好在母亲也是地道的鄞州人,虽然宁波菜有所改良,却还有童年时的味道, 身在外,家乡味是最让人想念的。不管走到哪里,最好吃的还是家乡菜。

  人物感言:

  世界很大,人生很精彩,年轻人一定要有求知欲和好奇心,一定要活出自己,活跃自己的思维和思想,去寻找不同的东西。在文化快速发展的今天,年轻人更要勇于追逐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精彩的人生,不要轻言放弃,不要忘记家乡。

标题: 编辑: 陈时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