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霸退学,北大博士自杀,800万高校学子正饱受抑郁症摧残!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顺达娱乐_顺达注册【平台登录】
阅读模式

最近,作家江南在网上自曝患有抑郁症,并且已被抑郁症困扰了相当长的时间。江南坦言因为长期封闭式写作,导致越写情绪越低落,以致患上轻微抑郁症。虽然有失眠和精神低落情况,但并未对人生失去希望,目前正积极地在通过运动、恢复固定的作息时间表来康复。

抑郁症已不再是人们陌生的心理疾病,近几年,因为患抑郁症而使人走上绝路的新闻屡见不鲜。从平民百姓到社会精英,从网红到明星,从学渣到学霸, 社会上的各行各业、各个阶层,都能见到抑郁症患者的身影。

前不久,在某论坛上看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学生讲述他痛苦的退学经历。陈同学是学霸中的学霸,在学校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地方上的尖子生。当年,以高出入取分数线20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在所有人都羡慕不已时,他却从清华退学了。不是因为贪玩,不是因为挂科,罪魁祸首是抑郁症。 陈同学进入大学后,开始患上严重的抑郁症,甚至已经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 ,大脑已经无法正常运转,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无奈之下,他决定回家休养。

陈同学患上抑郁症其实没有具体原因,他说早已经适应了在清华的生活,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是因为什么得的病。可能是常年压力大,他说在中学时代他就非常努力,一直处于高压之下。这么多年,精神总是处于紧绷的状态,不敢有一丝松懈。从清华休学一段时间后又回校了,但回学校后又复发了,无奈之下选择了退学,目前还在服药。

刚回家时,陈同学感到绝望,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又没法看书(脑子根本动不了),开始长跑和抄经。平均每天12km,抄经三小时。一年下来身材变得很好,闲不住的他,又开始参加自考,学习英语。

陈同学说真心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充实,没有心理负担,以前孤傲偏执,有了环境和师长的呵护就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一点都不好。 虽然从清华高材生变成自考生,但他没觉得社会阶层下降,虽然有点小遗憾,但也不会自怨自艾,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他说只有没了清华学历就什么都不是的人,才会失去了清华就活不成好样子,但他不是!

如陈同学所言,战胜抑郁症就是要,心态上脸皮厚点,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抑郁症是可怕的,调查数据显示,全球已超3亿人患抑郁症,而我国抑郁症患病率高达2.1%,并逐渐开始年轻化。大学生作为一个具有较高智力和追求的社会群体,在新的教育体制和就业形势下,更易于遭受抑郁侵袭。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高校已成抑郁症重灾区。抑郁症产生原因很多,难以一概而论,有一部分是因为遗传,有一部分则是后天环境、心理等因素造成的。

小编曾听过一位某四大合伙人莎莎讲述她战胜抑郁症的故事。这位四大合伙人不仅人长得很漂亮,而且是北大毕业的高材,加入四大后,凭着过硬的技能在高位站住了脚。

莎莎家庭背景极好,出身于家教严苛的老革命世家,拥有衣食无忧的家庭物质生活条件。爸爸高智商,母亲高情商,是无数人羡慕的富二代。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女神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她曾经有过两次抑郁的经历,一次是上大学时,一次是参加工作后。

莎莎是学霸无疑,高中上的是特殊班级,全班50多人, 平均智商在150以上,考上北大就像是平常吃饭一样的小事。 但就是这时,抑郁症的种子开始在她心里萌芽。离开曾经熟悉的同学和朋友,进入北大后,种种之前在内心堆积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迸发出来的是一种伸手不见五指般的孤独感,一股飞蛾扑火般渴望自由的牵引力。

抑郁症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来了,莎莎开始不停地问自己:“生命的意义何在?” ,这个问题成为了她不断审视自己的一个必问题。却一直没有答案。长时间的问题得不到解答,于是问题慢慢升华为,“为什么我要活着?!”

凡有过抑郁症或焦虑症的人都会记得那种感觉: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脑子时而清醒时而混沌, 只有那么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在耳畔清晰地回想着“我为什么要活着?!”

她说,那段时间幸好有一个高个子清秀的生物化学家时时刻刻地陪着她,防止她把生物化学实验室里的有毒物质、辐射元素放进嘴里来结束生命。

莎莎是幸运的,虽然饱受抑郁症折磨,但在本科所有课程结束时,成绩一向优异的她早已将保送本院直博和优秀本科毕业生的双重荣誉稳稳地握在手里。

毕业的最后七天,莎莎在床上躺了六天,每天数着自己沉重的呼吸,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味同嚼蜡般地咀嚼着些食物,偶尔喝些自来水,维持着生命最后的迹象。第七天,迷糊中她听到有人对她说: “如果你连死都不害怕,为什么要害怕活着?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死亡吗?”

那一刻天蓝了,云高了,莎莎说她看到了一缕阳光,霎那间,她的生命之光再次点燃了。

后来的日子,莎莎和其他人一样地过着,但精神上的自由给了她一份超脱。也因此,她的人生开始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同。虽然她努力地做着和普通人一样的事,但每天早上醒来,她依然会问自己一个与众不同的问题:“如果今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我应该做些什么?” 每天结束时我又会对自己说:“又一天结束了,如果这是生命的终点,我有遗憾吗?”

相比从清华退学的陈同学,莎莎是幸运的,她完成了学业,事业成功,走出了病痛的折磨,但抑郁症种子仍然在心里,只是她用意志压制了它,让它不再生根发芽。

抑郁症是可怕的,但也不是能战胜的。就像莎莎说的,人生的路从来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也会有坎坷,但有着这种对死亡的不恐惧,对生的不依恋,我的心是自由的,也给了我"追求我的理想的动力",给了我"放弃我不应得到的勇气",更给了我"区分这两者的智慧"。

学会放下,感受生活!如果我们只是宇宙中的尘埃,又何必负重前行?

猜你喜欢